没脑子的金枪鱼

金枪鱼随时可以从金枪鱼变成金鱼枪然后突突突突

【凡间地狱‖14:00】画中仙

画中仙人妖精莲子×落魄皇族俊美画师


我生在地府 ,长在地府 。


我不曾自人世来,自然无法转世投胎。


生下我的人一株画中修出了精魄便转世投胎的莲。我便凝了魂魄,自始至终是少年模样 。


中元节,人间的人们寄思念于河灯之中,阴间的人们自会收到属于自己的河灯。我看着那条名为忘川的河满是光华万点 ,生生不息 。


我也想要河灯 ,哪怕一盏。


我知道我是不会有灯的,我不曾去人间,人间又怎会有人思念我 。


可偏生就是有那么一盏灯,磕磕绊绊的停在了我的身旁。我并不认为那盏灯是我的,伸手轻轻推了推,它该去找自己的主人。


那灯并没有如我想象般漂走,反而又是在我身边打旋。


我便开始细细观摩这灯 。


此灯甚是华丽 ,描金嵌玉,细细的绘着栩栩如生的莲,似是曾经画着我的那幅画。可明明那幅画的真迹已经在昭黎皇宫的那场大火中飘散如烟,不若如此,我又怎会身于此处。是仿品 ,还是那画下我的画师轮回转世又作一幅?


我想去人间看看。



我无人类灵识,无法转世,便附在灯上又顺水飘了回去 。中元正是鬼门大开的时候 ,人间来往的通路自然并无阴差把守。于是我便顺着望川河一路飘到了人间的河。


人间熙熙攘攘,夜里灯华满天,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年将我捞了起来。 他的身上有一种我无法拒绝的熟悉气息 。


“果真还是没有办法。 ”他自言自语到。


“柳公子,怎么了 。”他身旁的扈从问说。


“无事。”他将我抱了起来 ,上了马车 ,悠悠回了他的宅邸 。


宅邸正堂挂着一幅装裱精致的画,同那盏灯是一人手笔 ,落款人是,柳清律。


柳,是昭黎国姓。


他的扈从唤他柳公子,想必是皇室血脉。亡国之后也只能沦落到做画师的田地 。


我抖抖身子,从灯上附到了那幅画中。我本就是画中仙灵,在画中自是比在灯中悠然自在。

我便日日看着柳清律附身案前作画。


柳清律是所画我之人的第五世转世,也怪不得本是皇族不想着复兴大业还一心作画。 


人间天地灵气丰盈程度远不是地府可比,在画中栖息的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真的修出了灵体 。



那是我第一次走出画中,第一次踏上人间的土地。


我走的案前低头看着那些塑我身形的画具,伸手轻轻拂过 。


“你是 …”我未曾注意 ,柳清律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后 “你是仙人吗 ”


我不知道 ,我不知我究竟是算画妖抑或是鬼 ,还是人所云的画中仙。


索性不说话 ,只是看着他 。


不知是激动还是惊讶,他说了许多话,此时听的这些怕是比我在鬼界几百年来听见的都多 ,属实是有些聒噪。

  


  

  

  

  

写不动了,请原谅我写不动了呜呜呜,我保证很快补上 

  

  

下一棒:@舞叶  

【一清一色 |15:00(烤地瓜的惨案 )】

我是当朝太子 ,我死了 。

在父皇宴驾的前一天晚上 ,被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飘在河清殿的天花板上,正好能看见胸膛插着匕首死不瞑目的我 。于是乎我便眼睁睁的看着我的胞弟松了握着匕首的手 ,另一只手将砸了我后脑勺的烛台放回桌子上。不知悄声对着我说了些什么,便神色慌张的喊来了一众人,我飘了下去,听清了他们说了什么 。

他说我兄弟二人本在对酌畅谈 ,“我”不过出去一趟的功夫便有杀手潜入 ,将“他”当做“我”杀死。于是“他”便成了“我”,从此他是太子,我才是那个文韬武略满腹诗书不得志的二皇子昭亲王 。

死了就死了 ,我活的多通透啊 ,又没法复生 ,即使是这样我也是皇亲国戚天潢贵胄,祭祀也不能少了我的。于是我就飘走了 。

皇宫真龙之气充盈浩荡,地府的鬼差想必是待着很不舒服 。所以我在这宫中飘着 ,撞见了不少熟人,啊不,熟鬼。有说话温温柔柔长得温婉漂亮,前些天刚宫斗斗死的婉贵人,也有我那染了风寒早夭的十四妹妹……我在宫里漫无目的的飘着 ,不知怎的就飘到了冷宫,破败的宫门人一推便会吱呀呀的响,可是我是鬼,用不着推,直接飘过去就好了。我刚飘到门口 ,就闻到了…烤地瓜的香味 ???

“哥你小心点,诶诶诶别把这个也烤糊了 !!”

“去你大爷的 ,刚才那个糊了还不是因为你乱填柴火,别碍事去去…… ”

“你妈的,熟了吗…… ”

“快了快了……”

这是哪儿来的野鬼 ?我记得宫中应该没有这么……这么满口芬芳的人 。我使劲往里飘,就看见了一黑一白两个鬼影蹲在地上为围着个小火堆凑在一起,背对着宫门烤地瓜。

真香啊……

我咽了下口水,咕咚一声 ,被那两只鬼听见了 。他们回过了头 ,我想我是见到了无常 ,这无常好生俊美,黑无常并不矮胖 ,白无常也不吐长舌。

那位黑色的仁兄愣了愣 ,从白色的那位手中掰了一块地瓜冲我扬了扬手 “兄弟,吃地瓜吗 ?”

我眼睁睁看着白色的那位站起了身,低头给了黑色那位一个暴栗,拿过地瓜啃了一口 ,擦擦嘴又拍拍衣襟,抬头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 “唉呀好久没有鬼到这里来了,这外边儿阳气这么重我们又过不去,您是哪位皇子啊 ?走吧咱上路吧 … ”

我当即立断 ,“不去”而后朝着宫门退了一步 ,直直看着白无常那张帅脸 ,然后目光下移,死死的盯着他手中色泽诱人香气扑鼻还冒着热气的烤地瓜  。又补了一句 “除非你让我吃一口 ”

黑暴起,夺白手中之地瓜,递于我面前,道“您吃您吃,想吃几口吃几口,全吃了也没问题的 ,我们哥俩已经好几个月没带鬼回去了 ,阎王爷说要是再空着手就别回去,那不得完蛋嘛是吧  ……”

我心满意足的咬上了地瓜 ,香甜,也就之前偷溜出宫的那几次在市井吃过 。

我吃完了 ,我还想吃 ,白无常已经满脸笑容的走到我的面前 ,拿着铐子眯着眼睛问我该上路了吧。

我又不是不去 ,他怎么这么猴急 。

还是小黑有眼色,不知从哪掏出个扇子给我扇着小风 ,又掏了个簿子递给我 ,“您是哪位皇子,劳烦您自己写一下好吧 这地…死的皇子太多了,我们俩…嘿嘿”他挠了挠头 “实在是对不过来 ”

我思索又思索 ,我的胞弟杀了我 ,他便是我,他确实比我更精骑射才学,他才是最合适做帝王的人 ,我要留给他清誉,无论生前身后。

我落笔 ,程珣。

他的名字。

小黑接过簿速度补上死于刺客所杀 ,收了起来 ,胳膊肘开始捅咕小白,他冲着小白说把你链子收起来,好不容易碰见个鬼还把地瓜给他吃了 ,万一吓着人家不想走了上后退一步,咱可出不去 ,什么时候回去 ……

于是小白把那链子直接往地上一扔 ,冲我比划了个请的手势 ,叫我闭上眼睛 。

我很听话,我闭上了眼 ,当我睁眼的时候 ,已经换了一副光景 。

阴曹地府,其实并不阴森 ,有鬼火飘着蓝幽幽的光,照亮了面前牌坊上鬼门关三个大字 。

我知道,走进去 便回不来了 。然后我加快了步伐 ,我才不要回去 。

过了鬼门关便是黄泉路 ,路长长一眼望不到头 ,倒是有满地绵延的彼岸花,血红蜿蜒无穷尽。然后,我折了一支叼在嘴里,死都死了,还管这玩意有没有毒 ?

不知走了多久我听到了涛涛的浪声 ,忘川河浩浩荡荡,里头挣扎着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 ,我小声砸了下嘴 。

前面带路的小黑小白听见了齐齐转头,和我说没事的这些都是那些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的罪人,而我是他们千辛万苦补来的业绩 ,到时候我要是想快快投胎,就直接去投胎 ,想要在这鬼界呆着也可以长住 。

待遇真不错 ,我想多住一段时间。嘻嘻。

奈何桥头坐着个小姑娘 ,翘着二郎腿嗑瓜子儿。小姑娘面前有张桌子 ,桌子上头摆满了汤 ,桌旁还有口锅咕嘟咕嘟吐着热气 。走近了才看得见这小姑娘面容清秀眉目如画 ,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儿。 

这是孟婆 ???婆????????

我眼见小黑上前去,跟孟姑娘打了个招呼,然后端一碗汤就喝了下去 ,足足快惊掉了下巴 。这这这,他要投胎 ?

小白回望我惊讶的眼神 ,“孟姑娘右手边 ,阎王殿里偷的绿豆汤 。”

诶?这样吗 。那么我也想喝 。

孟姑娘扭头跟小白打招呼 ,然后就看见了我嘴里叼着花。于是她腾的站起来一把揪掉了我的花 ,怒气冲冲的问我为什么要折她的花 ,还照着我的脑瓜子拍了一巴掌 ,她真暴力,我觉得我应该是喝不着绿豆汤了 。所以我悄悄从那桌上顺了一把瓜子 ,孟姑娘没发现 ,乐。

终究是小黑小白帮我解了围 ,孟姑娘看着我在人间逍遥惯了刚刚死掉大度的原谅了我 ,很大方的将那偷来的绿豆汤分了我一碗 。不愧是阎王殿里偷的绿豆汤,我在人间喝的绿豆汤不是一个味道 。

孟姑娘人挺好的 ,我又把瓜子儿给她放回桌上了 。

我跟着小黑小白在冥府城里逛了一圈 ,发现并没有安置我的地方 ,于是他们又把我交到了孟姑娘那里 。我生的好看 ,孟姑娘乐意极了,有个我帮她盛汤,她 就可以专心的嗑瓜子了。 夜头闭了鬼门关还拉着我去逛了冥府夜市,夜市熙熙攘攘,有卖各种小玩意 ,一时间我竟分不清今夕何夕 。

太像人间了 。

可又不像人间 ,在人间我从未亲身见过这么样的光景。

我更不想走了,这儿的糖葫芦挺好吃的 ,嘻嘻。

孟姑娘一手一串 ,我也一手一串,嘎嘣嘎嘣一口一颗 。然而我光顾着扭着头看街边的好吃的,转头就创到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鬼。这人穿着华贵,面戴半面金丝面具,长发未束,散落如夜如瀑。单看未遮住的那半张脸就煞是好看,明明他未动作也未言语 ,周身便自有一股帝王之气 。

我愣了,这谁啊?怎么比我堂堂太子还有帝王之气。

出于礼貌再加上那孟姑娘都快看不见的鬼影,我在这里鬼生地不熟的,还是说声抱歉,然后去撵孟姑娘。并未察觉那人注视着我的眼神。

“小珣珣你刚刚干嘛去了 ”孟姑娘咽下一口糖葫芦 。

“没事我创到个人 ”我说。

“鬼”孟姑娘嘴里又叼着糖葫芦含糊道。

“行行行我创到个鬼”

鬼需要睡觉吗 ,反正我没睡 ,我跟着孟姑娘逛了一整晚第二天继续跟她搬个马扎 坐在奈何桥头 熬孟婆汤,嗑瓜子儿,喝绿豆汤 。

我跟孟姑娘兴致洋洋的嗑着瓜子儿唠嗑的时候却发现小黑小白来了 ,他们要带我走 ,说不是什么大事,孟姑娘很放心他们,走之前还往兜里揣了一大把瓜子儿 。

小黑小白脸色没有昨天好看,两张本来就惨白的帅脸此刻更加惨白,到是小黑的屁股显得比昨天翘了许多 , 我问是什么事儿,他们二位沉默 。

越走我越觉得不对劲 …这他妈是要去阎王殿啊!我生前了也没干什么 ,什么不干不净偷鸡摸狗的事吧……

他妈的用得着阎王审我吗 ??!!

小黑小白不是说我想投胎投胎想长住长住吗?!!

怎么就去阎王殿了 !!!!

饱含着震惊的我本着给阎王爷留个好印象的心情调整好表情 ,整了整头发 ,昂首挺胸的走进了阎王殿。

没有想象中的瘆人,阎王长得比小黑小白还好看,美人皮肤挺白的 ,还不是小黑小白那样的惨白 ,这身型还挺眼熟的 。

“你是程珣?”

阎王声音真好听 。

“你是程珣?”

嗷!美人在和我说话 !

“昂,昂对!是我没错。 ”我说。

“你是程珩。”

我超!!美人怎么会知道我名字 。

“啊对!”

“对?”

“等等,什么 ?不对!不对不对 !!”

美人没说话 。

美人站起来了 !!

美人好有气场 ,呜~比宫里司学还可怕 。

“小黑小白你们出去吧,我跟程珩,单 独 聊 聊  。”

我超美人别这样!我起鸡皮疙瘩了我!

小黑小白真出去了 ,就剩我俩了。有点瘆人。

美人走下来了!美人离我好近!

刚刚美人坐在阴影里看不清,现在见他倾泻而下的长发,越来越眼熟 ,像是昨夜在夜市撞到的那位面具公子。

“是你?”

“是我”美人一只手按住了我的肩头往下压 美人想要我跪下。

我才不要!!我好歹堂堂人间太子 ,凭什么跪他这个地府阎王爷。

我硬撑着,美人力气好大 ,美人压不动,美人好像生气了眉毛都蹙起来了 。

美人一脚踹在了我的小腿上,好他妈疼……怎么阴间的人都这么暴力

被踹的小腿疼,磕在地上的膝盖也疼 ,孟姑娘给我塞兜里的瓜子儿全都撒地上了 ,美人满脸无语,他伸手抬我下巴,我很听话 ,我乖乖抬头 。美人手好凉,呜呜呜我的瓜子儿 。

 “不用撒谎 ,你是程珩。”他很笃定。

我仰头看着他 ,我承认了 “是,我不是程珣,我是程珩。”

美人似乎很满意我的态度 ,“嗯,孤名容宸。”

嗷!美人名字好好听 !

“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些什么事吗”容宸淡淡说

我沉默 ,见我没反应,他继续说 “你在生死簿上填了你弟弟的名字,如果不是小白不放心小黑重新对着核查 ,如今你就该跟你弟弟黄泉相见了”他的手放在我的脑袋上 

“他会暴毙而亡,人界失去国君陷入动乱,而你将会因为生死簿上无名我法在三生石处转世投胎成为游荡的孤魂野鬼,最终落入忘川河 挣扎百世不可超生。”

我吓懵了,我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后果 。

“那,那改过来了 …吗”声音都在颤抖 。

“自己犯下的罪行,便要自己偿还 ”他说。

我留下了阎王殿里帮容宸研墨浇花喂鱼儿,我觉得他是图我长得好看把我留下,看着也赏心悦目是吧。

这是软禁,容宸把我关在了这里,准确来说是将我困在他的身边 ,他说人间鬼差可保程珣不死,而我只有待在他的身边才可使阴寒鬼差不近我身,我才可不入忘川河 。

我出不去,看不见那好似人间一样的景色 ,天天在这里招花溜鸟儿时间久了实在无趣,索性我见到了孟姑娘 。

孟姑娘端着个小壶悄咪咪将容宸的绿豆汤倒走了一大半 ,又悄咪咪溜了出去 。我直接叫 住孟姑娘,孟姑娘见到我也很惊喜,她好久没见到我了,我好想念孟姑娘桌子上面瓜子的味道 。

我们两个一拍即合 ,趁着夜色溜到了夜市 ,久违的糖葫芦 ,味道真不错 。

我本来打算玩一玩就回去的 ,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 。

我打算回去前再去孟姑娘桌子上抓把瓜子,孟姑娘开心的给我装了一大兜子 ,却忘记了桥底下就是忘川河。

我提着瓜子开心的走上奈何桥 , 身后却是一股阴寒之气骤然袭来 。

阴寒鬼差!

我只感觉被提了起来 ,双脚悬在忘川河之上,孟姑娘晕在了桌子上 。没人能救我了

我不知道已死之人是否能叫活着 ,可我终究还是活了下来,我醒来时已经在阎王殿里,容宸怀里。他眉宇间尽是阴翳 ,双目含煞,怒声道“我记得我叫你不要离开这里。”

我张了张嘴 ,仅剩的力气只够我说一声多谢。

之后我几日见不到容宸,也见不到小黑小白和孟姑娘 ,也出不去 。

我清楚,这是容宸对我的惩罚。我害怕孤独。

几日之后容宸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手中却是拿着……

这里消失 () 真的不会写拍

最后的最后 ,容宸抱着我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结束了 ,而我只沉沉睡去




下一棒:@阿清今天不熬夜! 

我也想要头像框

我也想要头像框 

所以说我速摸了一个 

该死的蚊子 

让花露水和风油精小情侣来治你奶奶个腿的敢咬你大爷 

不知道算不算长评的读后感之小作文

前排交给险总@啊,真的好险(一身反骨,催更就咕) 

真·长评之读后感

写完作业突然想起来长评没写

因为我发现我自己从来没有写过书评

我发现我自己只会写读后感然后就变成了读后感  

我看文的经历属实曲折 先是刷老福特的时候发现了《浮》嗷嗷的看了之后果断收藏合集,又是在刷老福特的时候发现了《欲》再次嗷嗷的看完收藏合集,然后又是《溺》,然而嗷嗷看文不看作者的我过了好久才发现  一是看得我无法自拔的这三篇文居然是一个太太写的 !!二是这个劳斯名字好怪 (挺好记的 )三是这好像是我之前在随心群里扩到的cos同好啊,然后我激动的一批我就直接上小窗了

《溺》是最长的一篇,我看完大概花了忘了天的时间(说了好像没说 ),但是我看的嗷嗷的,到家就看写完作业还看半夜趴被窝里看的那种(点头)火速刷完之后我快乐的开写

对于甜口的我来说险险的文简直就是妙上加妙,虽然说郁二狗他很狗吧,但是从文的开头到结尾,各个细节中都可以透露着二狗对云泽的爱意,溺是破镜重圆, 而爱应就是所圆破镜的胶,我所坚信的爱情这种东西是可以跨越时间长短,无论在何时忆起都会是在内心深处所深藏的珍宝,正如在溺中所见的那样 。

咱先给险险磕一个,这条可怜的读后感被我的作业挤下去大概一个月了,然后我被撵回来写了,可怜的我已经忘了当时脑子里面都想了些什么所以说这条由长评变成的读后感可以变成小作文了(使劲点头。

咱就是说险险像是勤奋的小蜜蜂一样,与懒惰的金枪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金枪鱼在此决定变成金鱼枪先突突了自己 ),再磕一个——

嗷——看完番外的我又滚回来写了,郁秘书🐶的一如既往嘛(嘿嘿嘿嘿嘿金枪鱼就喜欢看这种调调)险险真的,写的好棒(救命我词语匮乏)就是那种,很有画面感而且非常有呈现力!!修辞手法们和描写们都hin到位!生动形象且具体准确的写出了人物的形象特点和性格特征(突然开始阅读理解)(bushi)

可恶我空荡荡的脑子真的挤不出来东西了 😖,总之就是险险的文看着让人觉得很爽很舒服非常的good !!

【救命我都写了些什么呜呜呜】

(大概就,,超喜欢险险的文的www)

(暴风哭泣,我是什么垃圾表达能力 )